荼蘼不争春,寂寞开最晚。

1.01.2016

结束语之另一章:与自己对话

亲爱的,恭喜你,叫名六十了!
记得当年你信誓旦旦:我——要美丽到五十岁!
但,六十?六十!

你勇敢的与镜中人对视,彼此端详脸上的皱纹,调侃:啊,这些、那些,都是履历表。
你俯视青筋暴露的手背,自嘲:啊,这可是一双赤手空拳的手。
你轻抚手上的褐斑白斑,感喟:啊,每一个斑点都是一个故事。
你掠一掠头发,低吟:啊,神的恩典多如白发。

你与镜中人一起笑了——原本是圆点的酒窝已变成长形,你说:啊,我终于读懂了你的酒窝。

然后,我看到了你与镜中人那近乎白流苏的手势,笑吟吟的站起身来,彼此睥睨,轻轻的说:我,要将美丽进行到底。

(你并没有将蚊香盘踢到桌子底下去,因为...什么?现在谁还用蚊香盘!)